推广 热搜:

不知从哪儿飞出一只纸飞机,蓝得像翠鸟,卡在了树丫的鸟窝上

   日期:2020-06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李家过两天就搬回来了。陈常平切着另外半边西瓜。    陈乌夏囫囵一下,把西瓜籽吞进了肚子里。    马琳买菜回来,看了侄
 “李家过两天就搬回来了。”陈常平切着另外半边西瓜。
  
  陈乌夏囫囵一下,把西瓜籽吞进了肚子里。
  
  马琳买菜回来,看了侄女一眼,走过来问:“他们回来干什么?”
  
  陈常平说:“听楼下议论,李家临江的房子要装修,回这里住几个月。”
  
  西瓜啃到只剩白色瓜皮了,陈乌夏还在继续啃。
  
  陈常平递了一块西瓜:“乌夏,这还有。”
  
  陈乌夏把瓜皮轻轻放在桌上,接过新鲜的西瓜块。
  
  陈常平看一眼窗外的葱茏夏树:“天也热,你暑假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了吧。”
  
  “好。”陈乌夏吃完了西瓜:“大伯、伯娘,我先进房了。”
  
  门还没有关实。
  
  马琳走到陈常平身边,低问:“李深回来吗?”
  
  “应该吧。”陈常平拿起一块大西瓜:“我给乌夏提个醒,担心她突然见到李家反应不过来。”
  
  马琳说:“那也不好让孩子一个暑假困在家里,避开时间就行。你让乌夏躲起来,好像我们家欠了他们家似的。”
  
  陈常平说:“我是怕乌夏见到李深,回想起不高兴的事。”
  
  陈乌夏关上了门。
  
  她至今算不清,她和李深,到底是谁欠了谁。他伤了她的右耳听力,她毁了他的学霸前程。
  
  两家人各执一词。她和他站在拉扯的家人中间,一动不动,相视无言。李深留给她的最后一幕,是他充满恨意的眼睛。
  
  与此同时,她在玻璃镜面屏风上看到了自己悲凉的眼神。她当时耳中嗡嗡巨响,如同天地塌方,她慌张得想要以牙还牙。
  
  过了三年,她的咬牙劲没了。她的右耳损失了些低频听力,日常交流没有问题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